屬於大人的───用原味的我享受原味的演出(劉黎兒)

旅行是很令人亢奮的,到未知之地,見聞、品嚐、感受許多新鮮事物,每一件事、每一個細節都是處女體驗,會觸發自己潛在的第六感、第七感,或出動自己從未用過的細胞,但會令人亢奮的並非只是祭典的熱鬧、自然的感傷或海山的悠揚壯烈等,許多似乎自太古以來就有的風景的靜寂、神祕更令人震撼,或是許多師傅費心血與工夫選擇、料理,拼命想讓客人嚐到食材本來該有味道,或是許多庭園的建造與絕景的維持也一樣,無數的人工與動作就是為了貼近自然,多麼不可思議的感覺!

原味,是原本的味道、古早的味道、真正的味道、純粹的味道、正點的味道,亦即無添加的味道、自然的味道,因為是如此樸實的感覺,也會讓旅人反璞歸真,不需要多餘的知識、先入為主的觀點,以及過度狡飾、化妝的自己來享受,因此最近幾年去旅行,也抱著平常心出門就好,讓自己融入當地,成為風景、村人的一部份,尤其這些地方都是離開東京的所謂「鄉下」,不需要都會的逞強。

日本的鄉下,隨處鑽進哪處角落或掀開哪家老鋪的暖簾,當地人的貼心、純真的作法,或是端上桌來的現揉的湯圓、麵條等,都會讓人驚喜,甚至連聲歡呼「好幸福呦!」不期待或抱著期待都無妨,不會失望的保證,讓旅人安心,是天下最奢侈的事吧!

保證或許是來自幾代都默默努力維持不變水準的老鋪,但許多老鋪主人都會笑著說:「你以為不變的,其實都有稍稍改良,否則人的口味越來越挑剔,若只是守成,是無法令人滿足的,但改變的同時還是要讓老顧客也覺得是不變的!」老鋪其實也一直在捉摸,而老鋪的特點,是提供的商品非常簡單、純正,不需要過多的加味來掩飾鮮度或工夫的欠缺,有本事彰顯優質素材原味的才能相傳幾代的。

貪心如我,每次出門,即使散步,也都當作旅遊,什麼都想多嘗試,雖然忙碌,連吸進身體的每一口空氣都想留下記憶,但因為有十足的安心感,全身都覺輕便,因此不會累;旅遊常被說是擺脫日常而得到休憩、解放,但往往有被迫體驗的強烈使命感,綿密計畫,反而會疲憊不堪,許多自認成熟的大人,旅行一天要睡二天才能補回來,比工作或做家事還累;但若當自己是回歸童心的日子,對時間、成果不那麼斤斤計較,旅行就會是放鬆。

除了京都、沖繩、九州等之外,近幾年我常從落腳近20年的櫪木縣那須高原的家為出發點,到附近福島、茨城、宮城、群馬、山形等城鎮小旅行,自己像是半個在地人,跨足到鄰接的小城去,有時當天就往返,有時投宿一、二夜,不大覺得這些地方的風土有屬於異鄉的違和感,跟當地人說話,上當地人才去的店或傳統市場等,忘記自己還是半個觀光客,這種自以為是當地人的錯覺,是非常愉快的。


旅行是改變價值觀的絕佳機會,當地人一句話或是作法會刺激自己,有時有些道理或許因為城鄉差距等,是相反的,像都會裡有些講究的頑固壽司老爹,有許多不同溫度的冰箱來保存不同魚貝類,讓我對他的執著頻頻點頭;但也有鄉間小店主人說:「我們每天只買進或摘取、捕獲當天需要的材料,幾乎連冰箱都不需要,冰箱把大部分的東西都冰壞了,還會保存許多不必要的東西,增加不必要的損失與浪費而已!」不但讓我恍然大悟,也好像是專門在罵我的話!

這幾年尤其改變我的是邂逅了日本的民藝運動的概念,就像日本民藝館裡展品都只有很小的手寫的幾個字,除了最簡單的題名外,完全沒有任何背景等說明文字,讓人在被許多無謂的知識干擾之前,先無心地面對作品本身,自己去體會這些絕大多數無名的藝術的原味,沒有標籤的玩意的存在價值是蘊含無限可能的,這對於資料狂的我可以說是重大的當頭棒喝!不僅藝術作品,即使料理、風景或是一草一花,都能用這樣的心境去發現屬於自己、屬於大人的老鋪與名所,而不需要權威或別人來幫自己確認,相信自己的眼睛、舌頭以及肌膚!

日本對我而言是異國也是定居多年之地,是旅人也是居民的混淆,讓我覺得其實人即使在自己的故鄉,也一直都是旅人,因著每天發生的事而日日變化,美麗優雅的東西,讓自己心靈也跟著優美起來,快活的事帶來笑容,有時發現原來自己是活在如此狹小的世界裡,有時邂逅了不同的人,才發現原來自己也不是那麼差勁的,只要出門,或許是散步,或許是大旅行,最原味的自己一定是最柔軟、開放的自己,好像在原野打開窗子,便會有許多原味的自然舒適的風迎面吹來,帶來數不清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LaVie

La 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