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度的夏天。
隱身於小巷中的TIVAC(台灣國際視覺藝術中心)因為附近在施工的關係並不好找,然而因為新聞稿上兩張照片,色彩繽紛的鳥兒加上背後夢幻流轉的景象,教人很想看看實際的照片如何、又是怎麼樣的藝術家能拍出這樣的作品。所以,繼續擦著汗,同一條巷子去了又回,終於找到了TIVAC。
CIMG1377.JPG
▲漂亮的大樹和老舊的木門,挑高不高的空間,是TIVAC的新家也是小編喜歡的老房子的味道。

不像其他藝廊的開幕,安安靜靜的有一種讓人覺得該小心翼翼的感覺,今天彷彿是到人家家作客,熟絡的哈拉聲不斷,過了好一陣子才發現都是藝術家John&Fish的同好,一群愛拍鳥的攝影師。
CIMG1343.JPG
▲胖胖的、穿得很像野外求生裝的就是John,而安安靜靜坐在椅子上的則是Fish。

John為我們親自解說所有照片背後的故事。

就是這張照片把小編從電腦前拉到記者會現場的。令人訝異的是這張照片的拍攝地點就在我們熟悉不過的金山。
CIMG1351.JPG
▲【小綠榕朧】@金山

然而大家都好奇這樣的畫面怎麼誕生的?John說他多年拍鳥下來,內心最感觸的就是:
鳥是永不卸妝的演員
大自然是永不拆卸的舞臺
生存下去是永不厭倦的戲碼
當鳥飛進鏡頭 戲劇便自動上演 直至飛離


大自然給的背景,鳥何時出現鏡中,是上帝決定的,就看攝影者有沒有耐心了。

CIMG1360.JPG
▲【小鷺天使】@坪林
小白鷺鷥正向媽媽討食著,而食物不夠分的媽媽只好振翅安撫。John說因為這隻白鷺鷥換完第一次毛,所以才會白透得連微血管都看得到。再加上剛好光線打下來,所以才有了這張照片。

說到這張時John問了大家:「如果拍到一半下雨怎麼辦?」當然是拿著相機快跑。但如果當時John跑了,也就沒有這張照片了。
CIMG1366.JPG
▲【黃頭漫紛】@坪林
四千分之一的瞬間,午後雷雨看起就成了雨粉,即將振翅的黃頭鷺,就這樣飛進了John的鏡頭裡。

CIMG1374.JPG
▲【藍鵲面迎】@陽明山
John說,還記得那天天氣也是非常炎熱,然而相機架在沒有樹蔭的地方。很多同好經過他都笑他笨,站到樹蔭下等不是比較涼快,但是曾經因此而錯失拍照機會的John這次說什麼都不肯離開太陽腳下。果不其然,台灣國寶藍鵲竟然迎面飛來,措手不及的John只好像是拿著機關槍掃射般轉動著相機猛按快門,沒想到竟然拍到藍鵲如此優雅而充滿力量的姿態。

●快問快答
Q1:為什麼展覽名稱叫做《當林布蘭遇見奧杜本》?
林布蘭就是指那位17世紀的油畫家Rembrandt,他作品中細膩的明暗對比創造出流動而神秘的微光,跟我追求的光影是一樣的。而18世紀美國最知名的鳥類觀察家奧杜本John James Audubon,他所製作的鳥類圖鑑被視為是國寶,雖然在當時他以射殺鳥類的方式,然後用鐵絲固定出鳥類在自然環境中的姿態,然而細膩的筆觸總是傳達出鳥類的生命與神情。
Q2:有幾台相機?
只有一台。我覺得相機就像武器,有很多武器一定不會專精,做到相機和人合而為一,剩下的就靠技術去補足。
Q3:為何稱自己為悅鳥人?
因為看到鳥就很雀躍!哈哈!

●《當林布蘭遇見奧杜本》
CIMG1375.JPGCIMG1376.JPGCIMG1365.JPG

TIVAC官網請按此
John&Fish 官網請按此
Add/TIVAC台灣國際視覺藝術中心,台北市遼寧街45巷29號1樓

檢視較大的地圖


創作者介紹

LaVie

La 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