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七年前,劉寧生四十三歲,是他生命中最深灰色的時期。在一般人眼中,那已是無法不顧一切尋夢的年紀。然而,對海洋的熱愛及渴望,卻在最黑暗的時候意外成為引路的光,領他走上影響一生的航海之路。

2.jpg



文/陳頌欣
攝影/陳頌欣
圖片提供/台北市帆船協會、太平公主號、劉寧生

二十七年前,劉寧生四十三歲,是他生命中最深灰色的時期。在一般人眼中,那已是無法不顧一切尋夢的年紀。然而,對海洋的熱愛及渴望,卻在最黑暗的時候意外成為引路的光,領他走上影響一生的航海之路。

訪問當天,和劉寧生船長夫婦相約碧砂漁港的「北帆號」43呎(大約12公尺)帆船旁,一場傾盆大雨,打亂了我們原定上船採訪的計畫,但對劉寧生船長來說,似乎不論風雨都影響不了他心裡的天氣。與他並肩,就算淋著雨,也感覺自己彷彿撐了把名為「勇氣」的傘,能感受到一股穩定的心安。而能讓人心安的,也許都是曾正面迎擊過風暴的人。

突破海禁的海島新人生
1990年,當時劉寧生四十三歲,結束了不賺錢的小生意與一段婚姻。在一般人眼中,那已是無法不顧一切尋夢的年紀。然而,夢想卻在最黑暗的時候意外成為引路的光,領他走上影響一生的路。

問劉寧生船長:「曾經環航世界、駕船航過太平洋,在您眼中『海路』是條什麼樣的路?」他看著我,語氣平常地回答:「是願意嘗試就能走的路。」許多人認為他是知名畫家、探險家劉其偉的兒子,能駕船環遊世界、甚至造了艘復原船橫越太平洋這些瘋狂事一定是先天優勢。

船長說,父母一向對孩子採以開放教育、也十分支持自己對海洋的熱情,但其實自己從小連搭巴士都極易暈車,再加上成長於實施嚴格海禁政策的年代,四面環海的台灣,不僅沒有孕育出本應豐盛的海洋文化,更連帶使得多數人對海洋充滿恐懼。

「必須讓勇氣和夢想帶領!」因著心中這樣明確的信念,劉寧生帶著僅剩的兩萬美元積蓄遠赴澳洲念帆船學校,從此開啟他的航海之路,轉眼至今已近三十個年頭,航行超過八萬多浬。


人生第一段長征 福龍號
一般人第一趟遠航居多都想讓自己離家遠行,但劉寧生西元1992年駕著人生第一艘 29 呎長的單桅帆船「福龍號」展開人生第一段長征,卻選擇以家鄉台灣為終點,一路航行「回家」。

福龍號從美國舊金山灣區出發,經過洛杉磯、長堤、聖地牙哥、夏威夷……最終航跨太平洋,平安返抵台灣。這趟航程中,劉寧生船長和德國朋友班賀德第一次用風力操駕帆船橫跨太平洋,讓駕船技巧接受大自然考驗,大自然是最嚴厲的老師,這趟航程裡什麼狀況都遇上了,才剛出舊金山灣,大浪就將船推得左搖右晃,甚至還碰上珍妮絲颱風的挑戰,曾經是暈船體質的船長,卻在海上漂泊八十多天,航行七千六百多浬,橫渡世界第一大洋。

即使第一趟遠航經歷許多考驗,對大海的熱愛卻與日俱增,海路成為劉寧生船長的命定之路。經歷了這些旁人認為浩瀚遠大的夢想與航程後,劉寧生時常被問起「為什麼要環航世界呢?」他總是語氣平常地回答:「因為海在那裡。」當聽見自己被以「冒險家」這個一點都不誇大的頭銜稱呼時,劉寧生船長仍是謙虛地直說:「沒沒沒!我不是什麼冒險家,只是戶外運動愛好者。」

航海若僅僅是他眼中的戶外運動,「因為海就在那裡」這雲淡風輕的回答,似乎就已經一語道盡──海路是條他必須行經的路。為了這「必須」,不論路況他總是全力以赴、堅持以對。

1.jpg

台灣首次以雙桅帆船環航全球 跨世紀號
儘管劉寧生船長語氣平常,仍然難掩人們眼中第一次環航世界海路的精彩。1996年,為了「2001希望之旅」,他結合了許多台灣愛海的好友們,購買人生第二艘船「跨世紀號」。隔年,跨世紀號從夏威夷出發來到台灣,停留約一年半的時間整修、準備、招募航員及體驗航員。

這趟海洋壯遊是台灣首度以雙桅帆船環航世界,利用各海域的貿易風(Trade Wind)和季風,自東向西順風航行,不尋求刺激、不求快、也不比拚世界紀錄,是趟希望與大自然並進的旅程。船長手指著地球儀邊轉,由台灣出發,一路經過南中國海、蘇伊士運河、橫越大西洋、巴拿馬運河、到穿越南太平洋東、西航段及回到北太平洋,口中唸著一站又一站、手指劃過地球儀充其量不過數分鐘,實際上這趟航程卻是趟耗時887天、航行兩萬七千多浬的遠洋長征。

關於這趟航程,船長回憶起最難忘的是地中海古老文明、非洲東北部吉布地(Djibouti)香醇的咖啡;最喜愛的景色則是,太平洋島嶼港灣夕陽西下時吹著海風,聽著棕櫚葉沙沙作響與夕陽相映的粉彩天空……船長彷彿在眼底看見那些景色片段細細地描繪著。本以為他會說些環遊世界的驚心動魄時刻,沒料到描述的盡是些枝微末節,像大風大浪沉靜後的靜謐,回首向來蕭瑟路,也無風雨也無晴。

4.jpg

仿明古帆船的和平之夢 太平公主號
 在環航世界的過程中,許多地區都因為衝突與戰亂而變了樣貌,劉寧生船長深深體會人的無助與渺小,他感嘆人們實在不該為了相異的文化、宗教、或歧見而產生衝突。來往各國的航海者,能不能成為促進文化交流的一份子呢?這樣的想法開啟了「太平公主號復原古帆船美洲行(Princess Taiping Expedition)」──太平洋航行計畫的初心。

聊起這段回憶,他靦腆地笑著說:「誰也曉得事情不可能這麼簡單,不過我們還是去做了,要試試看才沒有遺憾。」從造船開始執行的太平公主號是個艱鉅的任務,他也在這時遇上決定相伴後半輩子的秀英,勇敢的秀英是太平公主號上唯一的女性航員,在計畫開始後他倆各自分頭翻找史料、找資源造船。

3.jpg

劉寧生船長從台灣一路找到廈門,沿福建沿海地毯式尋找能用古法製船的廠家,秀英依據在中央研究院及國家圖書館找出的古文獻《欽定福建省外海戰船則例》(臺灣銀行經濟研究室編印)及在南京發現的戰船則例殘本為文獻基礎,不僅嚴謹地要求造船老師傅捨電動機具、採傳統手工具施作;連可以用水泥替代、通常不被講究的壓艙石,船長依然堅持使用史料中記載的花崗岩材質。

 這艘精心打造的太平公主號,復原大約五、六百年前明朝木製古戰船,由廈門駛往香港再抵達台灣,一路前往日本琉球那霸、日本大阪白濱港、舊金山、聖地牙哥、夏威夷、塞班島,就在西元2009年4月26日準備從琉球南返台灣,即將完成為期十多個月以木造戰船完成航跨太平洋一圈的壯舉時,在宜蘭蘇澳外海三十浬遭外籍貨輪撞為兩段,太平公主號和船上珍貴航海資料因而沒入大海。聊起這件任何聽聞的人,都感到心疼萬分的事,船長夫婦兩人卻沒有半句怨言,即使與死神擦身,他們分別在採訪時仍不約而同地告訴我們:「不要停留在恐懼,不要因此不敢向前。」

訪問最後,問起船長:「所有的航程中,您最喜愛哪一段航路呢?」他豪不猶豫地回答:「當然是下一條路,最精采的永遠是沒走過的路。」七十歲的船長心裡永遠住著一個被好奇心驅使的少年,永遠做著單純的夢、興致勃勃探索屬於自己未完成的路。

「跨世紀號」環航世界之旅航線:
由台灣出發,一路經過南中國海→麻六甲海峽→印度洋→紅海→蘇伊士運河→地中海→大西洋東航段→橫越大西洋→加勒比海→巴拿馬運河→南太平洋東航段→南太平洋西航段→北太平洋西航段。耗時887天、途經3大洋5大洲31國、航程27,124浬。


「太平公主號」挑戰橫越太平洋航線:
由造船地福建晉江駛往廈門、香港再抵達台灣,由台灣為母港出發,一路前往日本琉球那霸、大阪,本來打算停泊溫哥華和西雅圖,但因為天候因素改往舊金山→聖地牙哥,經過夏威夷→威克島→塞班島→琉球,準備南下返回台灣完成為期十多個月以木造戰船完成橫跨太平洋的壯舉時,在宜蘭蘇澳外海近三十浬遭外籍貨輪撞沉,這個意外讓精心打造的太平公主號和船上珍貴的資料因而沒入大海。但整個航程已經成為美國舊金山海事博物館、聖地牙哥海事博物館、夏威夷比夏博物館、日本琉球海洋教育中心、台灣的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與香港海事博物館典藏的國際航海紀錄。

採訪側記
談話時發現,劉寧生船長有個很特別的人格特質,他非常謙遜,說起這趟完成過一次便能說嘴一輩子的航程,他再三強調能做這樣瘋狂的事、完成這趟不可思議的壯舉全都要歸功許許多多人的幫助。採訪過程中不論提到哪個航段,他隨時可以說出各式各樣值得感恩的事、感謝的人。

Profile╱劉寧生船長
劉寧生船長航海經歷總航程約八萬多浬。1992年以9公尺帆船「福龍號」完成國人首次以中型帆船雙人橫渡太平洋記錄。1998~2001年,以雙桅帆船「跨世紀號」與國人合作完成多人操作帆船向西航行環航世界一周紀錄。2008~2009年,首創以中式復原古帆船「太平公主號」航經中國大陸、日本、美國、香港共十四個港口,再航回台灣航跨太平洋一圈,航程一萬七千多浬。
著有《帆船理論與實務》、《海洋之子—劉寧生》、《我的環球航海之夢》。現任台北市帆船協會理事長、中華民國帆船協會重型帆船委員會召集人、中華台北奧林匹克委員會教育委員會帆船首席顧問。目前持續從事台灣帆船教學與推廣帆船體驗航行等活動。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7年2月號】



創作者介紹

LaVie

La 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shua
  • 感謝您的分享,歡迎您抽空到小弟部落格走走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