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李欣芸帶著浪漫的幻想走上電影配樂之路。然後就像愛情,置身其中了,才體認到那其實並不浪漫。多年後成為金獎配樂師的她,談起電影配樂,可以見山又是山了,這境界究竟怎樣練就?

TLIN6140.jpg




文/賴韋廷
攝影╱Terry Lin、王士豪
圖片提供/李欣芸音樂工作室

很久以前,李欣芸帶著浪漫的幻想走上電影配樂之路。然後就像愛情,置身其中了,才體認到那其實並不浪漫。多年後成為金獎配樂師的她,談起電影配樂,可以見山又是山了,這境界究竟怎樣練就?

電影加音樂,結合了兩種引人入勝的創作,「電影配樂」聽來很浪漫。音樂隨著大螢幕上的影像流洩而出,或者強化情緒,或者預告下個橋段,看過電影的人都知道那種神奇感,李欣芸最初也受其吸引。「感覺很有趣,但是就像愛情,實際做了之後會發現困難,以及不浪漫的地方,現實嘛。」提到從事電影配樂過程中的心境轉折,她坦然地笑稱「人生就是這樣」,痛苦和收穫都在意料外。

_MK_6558.JPG

跨界創作無極限
李欣芸是台灣知名的跨界音樂人,在深厚的古典樂基礎之外,又從流行樂踏入樂壇,繼而赴美深造爵士樂與現代編曲,擁有傲人的學養和橫跨幕前與幕後的實務經驗。20多年來的音樂路上,她在流行樂圈以形塑女歌手音樂特質聞名,例如何欣穗、陳綺貞和蘇慧倫等人;在跨界音樂領域,也頻頻以風格多元的個人專輯、電影配樂、演奏專輯等獲得金曲獎、金馬獎等指標性獎項肯定,可以說,在音樂的世界裡,李欣芸就是個「沒有極限的人」。
即便早已備受肯定,擁有25部配樂作品的李欣芸談起電影配樂,感受還是相當複雜的,她說電影配樂比單純的音樂創作更難,配樂師就像「走鋼索的人」,必須具備多種能力,才能克服種種限制,創造出風格。在創作上,配樂師最好樣樣通也樣樣精。「配樂師要比做流行音樂的人涉獵更多音樂。」李欣芸說流行音樂的編曲師可以僅專精一項,但是電影配樂是為影片服務,配樂師不能只懂一兩項,能夠揮灑的音樂語彙必須多。

「《心裡有鬼》這部片的背景是二O年代,戲裡有收音機飄出來的音樂,為此我寫了一首爵士來配,那不只是要懂爵士,還要知道樂器怎麼搭才能做出20年代的感覺。」電影配樂不能只顧及動聽,還必須夠考究,她強調配樂師除了涉獵廣,還要懂搭配樂器,作出來的氣氛才能準確。可是技藝還不等於品味和主見,「風格在這個圈子是很重要的,所有的經驗匯集、內化後必須能寫出自己的味道。」李欣芸說創作最難也最重要的就是原創性,配樂領域已有許多珠玉在前,比如擅寫管絃樂的John Williams,還有幾乎每部動畫主題曲都成為經典的迪士尼團隊等,在深受啟發之餘,能否打造出自己的音樂風貌是配樂師非常艱難的功課。

_MK_6604.JPG


聲音的導演 配樂師不能淪為配樂匠
以驚悚片為例,李欣芸創作《雙瞳》配樂前看了大量的東西方驚悚片,最後她使用琵琶、蕭、嗩吶與古箏等民樂器來搭配管弦樂,創造屬於東方式的、宗教氣息的詭異感,這個有別於西方驚悚片運用巨大聲響創造恐怖感的做法,讓許多樂迷,甚至是負責混音的美國錄音師都感到驚艷。不過,這些特別做法還須經過導演這一關。作配樂需要和導演角力的事情,也不只是主題旋律的風貌。整部電影該如何配置音樂,也是配樂師必須再三和導演溝通的內容。「我會列出一張表,列出整部片子我認為該有音樂的地方,in/out點都抓出來,例如『第一場戲:黃火土(《雙瞳》男主角名)從辦公室回家的路上,音樂從3分08秒進,4分50秒出』」換言之,就像李欣芸曾在其他報導中提及,配樂師是聲音的導演,看著毛片就要想出如何運用音樂的脈絡來表現劇情。


感性的心,音樂傳達人生
「配樂不全然是創作,不能搶戲,好像很微弱,可是有時候突兀的兩場戲,加上一段音樂後就能接得上了。」李欣芸說,配樂的力量貌似微弱,但是發揮得好的配樂家卻能做到恰如其分地強化影片,甚至為整部片定調。李欣芸提到,很多人以為配樂就是「看畫面說故事」,例如看到馬就配上澎拜的音樂,但這樣只是讓音樂淪為畫面的道具,而不是「定調」。

「為畫面搭配的音樂,也反映出配樂師個人的美學和人生觀。」她舉例,《雙瞳》裡大屠殺橋段後是屍橫遍野的畫面,她沒有使用淒厲的音樂來配,而是配以弦樂和大合唱,「用像是聖歌的感覺,讓觀眾去思索生命。」當然,這些詮釋都必須經過導演的首肯。「說起來很玄,但我認為配樂師最重要的人格特質就是感性,要足以理解片子,理解導演,用這些理解來說服別人採用你的創意。」

此外,國片始終要面臨預算問題,每個配樂師也自有應對之道,李欣芸屬於把品質擺第一的那種。讓她勇奪金馬獎的《深海》,配樂預算和製作時程都是窘迫的,但李欣芸還是咬咬牙,想辦法找優質的樂手來錄製,而不是使用電子合成,「我不想要聽到未來會令自己臉紅的作品,所以每部片都是只要接了,就卯足勁地去做。」年輕時也曾對不穩定的收入與職涯感到迷惘,擁有信仰和歷練多年後,她才理解了人生軌跡自有深意,一路來的折磨其實是創作的養分,「自由的真義不是全然放肆,而是在夾縫中找到舒服的角落。」這是李欣芸的夫子自道,也是她日前籌辦《心情電影院》影像音樂會所要傳達的祝福,「每個角色的主題音樂都從遭遇困難的心情開始,如果你覺得自己充滿困難,不被肯定,請不要放棄,或許你正在開展自己的人生電影。」



李欣芸
出生高雄,成長於台北。畢業自東吳音樂系(主修大提琴)、美國波士頓柏克萊音樂學院(主修爵士作曲與現代編曲)。擁有古典樂紮實基礎,卻自流行音樂踏入樂壇,更在跨界音樂與電影配樂大放異彩,為金曲獎、金馬獎常客。音樂生涯代表作如:《深海》電影配樂獲第42屆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托斯卡尼我想起你》演奏專輯獲第19屆金曲獎流行音樂作品演奏類最佳專輯獎、《故事島》演奏專輯中《大稻埕》一曲獲第21屆金曲獎流行音樂作品演奏類最佳作曲獎。

102A9490.jpg

工作一定要有的工具?
創作不可少的夥伴是鋼琴和譜紙,李欣芸習慣用鋼琴創作,先有一段旋律出來,再坐到電腦前面編曲。譜紙也很重要,雖然現在電腦製譜很方便,但是譜紙才能整疊攤開在大桌子上,讓我便於看著譜紙,全面性地想像樂曲的樣子。


TLIN6167.jpg

TLIN6199.jpg

配樂工作的一天
11:00AM 如早上沒通告,會在此時起床,用一杯手沖黑咖啡喚醒自己。
01-02:00PM 進錄音室和樂手工作;如無錄音工作,會在此時進辦公室處理事務。
02:00-? 進錄音室後,至少是4-5小時的連續工作,甚至經常錄到隔天太陽升起前。

TLIN6159.jpg




【完整內容請見《LaVie》2017年4月號】



創作者介紹

LaVie

La V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